chapter:11 —— 眸色与旧梦(1 / 2)

空荡荡的文乐楼里静如无声,只有三楼的一间课室里,传来低微的声响。

叶熙捷坐在窗边的台阶上已有半刻,耳上扣着隔音耳机隔绝了曲悠莹在旁练习的吵闹,一直低头沉默不语,那种发自内心的落寞,溢于言表。

良久,他立起身斜倚着窗边的白灰墙,瞧见她拉着琴弓的样子,总觉得似曾相识;摘下耳机,耳畔立即灌满低沉、婉转的音色。

曲悠莹有所察觉,停住,回视着问:“怎么了?”

叶熙捷神色暗了暗,不答反问:“妳早就知道了吧?”

想起一直以来小祈对张敏的偏见和抗拒,或许只有他被蒙在鼓里,又抑或是他忽略了?

曲悠莹怔了一怔,随即明白他之所问,点头默认。

他的脸色更沉,又问:“为什么不说?”语气很冲,有些责怪的意味。

她歪了歪脑袋,眯起一只眼睛反问:“请问,我以什么立场告诉你呢?”

叶熙捷怔住,胸腔里暗涌的愤慨因她的话轰得无处安放,幡然顿悟:是啊,她只是个过客,要以什么立场告知他:“嘿,你的女朋友和好朋友正暗中交往,你不知道吗?”想想就觉得可笑,换作是他也不会多管闲事。

这样的认知,使他心里很不是滋味,提起脚后跟狠狠地后踢了两脚,踢得泛黄的墙灰簌簌落下。

或许是他的神色太难看,曲悠莹顿觉说错话,慌不择法地挑开话题说:“叶熙捷,我今早刚学了首新曲子,但总觉得哪里不对,你来听听看??????”不待他回应,便自顾自拉起前奏。

听来不知是哪门子的神曲,沉闷的乐器却拉出滑稽而古怪的音调;——是纯粹胡来的吧,叶熙捷哪能猜不出她的用意呢,心里不觉好笑,挑眉拆穿道:“妳在弹奏什么?”

曲悠莹紧蹙的眉头悄悄松开,挑衅似的说:“那??????你来。”言罢,向墙角不知谁遗落的木吉他努了努嘴,朝他示意。

——来就来,叶熙捷过去捡起,转而在她身边落座,以她的练习曲作调音,轻播琴弦,又弹起另一首日文翻唱的港台老歌;或因旋律熟悉,她听着,指尖轻点膝盖跟着音律打拍子,眼里漫过惊异之色,凑到跟前问:“叶熙捷,你好像什么都会,有你不会的吗?”

他稍作停顿,假意思索了会,抬眸回道:“打架,还有??????不懂怎样处理感情问题吧?”语调酸酸的,使她暗骂自己多嘴,噤住声。

叶熙捷继续轻拨琴弦,垂下眼帘的一瞬,心跳忽的漏了一拍;察觉她的双眼一睁一开,于是猜测着问:“妳的眼睛进沙子了?”

曲悠莹一激灵,转而把头压低用发旋对着他,闷闷地解释道:“或许刚才走得匆忙,掉了一只隐形眼镜。”

“有备用的吗?”“有,背包的暗格里。”

叶熙捷闻之放下木吉他,走到安放钢琴的讲台上,拿起她随手丢弃的背包,翻找到备用的隐形眼镜;再走回来,随意瞧见包装盒上的说明不禁一怔。

正犹疑,却被她一手夺过走到角落急急地拆着包装,那模样似在极力掩饰着何事?

叶熙捷的犹疑更深,也勾起他的玩心;走过去将眼镜夺回,不顾她的错愕半蹲在她的面前命令道:“抬起头,我帮妳!”

她依然婉拒:“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微微侧身转到另一边,伸手又要夺回。

“快点!”

叶熙捷语调里的不耐,使曲悠莹心头一跳,蹙起眉头、紧抿着唇,把身体扳回面对着他,边摘下剩余的另一只,边咬牙道:“叶熙捷,我希望待会你的反应最好是我想要的,否则你现在就把眼镜还给我!”语气里染上怒气,也酝着莫名的孤注一掷。

四目相触,叶熙捷的呼吸突然一滞,不由得想起张敏前几日对他说的一句,她说:“你的这个朋友长得很好看,真的,精致得连我作为女生都觉得动心,难怪你班里的男生会向你打听他;但是,那双眼睛虽是清亮有神,瞳仁却显得不自然,像??????像带了美瞳,黑色的美瞳,很奇怪?”

——的确,很奇怪。

曲悠莹摘下隐形眼镜的瞳仁不是寻常的黑色、棕色或水蓝色,而是近乎灿白的淡灰色,与眸白几乎连成一片;平静无波,像两块晶莹剔透的水晶,更像两面镜子,仿若能照进他的灵魂深处,反映出一些连他都未知的秘密,诡异而强烈的错觉。

使他不由得想别开眼,躲闪这种无法言喻的压迫感,挑起话题问:“真漂亮,天生的吗?”

曲悠莹一激灵,一时始料未及,怔怔地回道:“家里人都是正常的黑色,只有我是这样;姜楠叔叔说是虹膜色素太少,小时候常哄我说,多吃芝麻就好。”

“哈,妳不会真信??????隐形眼镜是谁的主意?”

“我的哥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