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章 一则喜讯(1 / 1)

洛神宫就在这一片寂静中逐渐沉没,不管是人还是事都逐渐失去了色彩,被尘封在记忆里,不复当初的光彩。

没过多久,就连院子内的罂粟花也凋零了,只留下一个个“有毒”的果实在寒风中耸立着枝干。而洛暝晗也像它们一样,在寒风无数次的吹拂中病了。

她开始整日整日的发烧,咳嗽,变得呼吸困难,她再也不能坐在门槛上看着满院的景色,而是开始卧床休息,她知道,自己病的不重,只不过是受了些风寒罢了,可手边却没有药材和诊断工具了,镯子被收走后,她变得越来越受限,加上高烧不退,身体总是没什么力气,便终日昏昏沉沉。

加上玉堇自她病了开始就张罗着要出去,她说着皇上一定不会不管她的,也给了洛暝晗不少希望。洛暝晗可开始期望着那扇宫门被推开,哪个她思念的人儿出现在她面前。可日子一天天过去,却依旧杳无音讯。

洛暝晗每天依旧坚持着去给太后请安,渐渐地宫内开始有传言,说洛暝晗得了肺痨。宫人太监各个对她避之不及,就连太后也嫌恶地叫她以后别来请安了。

这下洛暝晗就可以安安分分的养病了,可太后却没有给她传唤太医或者把镯子还给她,将她打发回去叫她别再来请安,似乎就像是叫她回去等死一样,洛暝晗没多说什么,如今的她就像风中的柳絮,一吹,便散了。

玉堇却是急红了眼睛,一双眼像个小白兔一样,看着不紧不慢的洛暝晗,眼泪却也止不住的淌。

真正吹开洛神宫大门的,却是一个喜讯,龙贵妃怀孕了。这一则喜讯一出,便传遍了整个皇宫,皇宫内外的每个人都透露着一股子神气。

洛暝晗病中常常隔着窗看着的那扇门被打开了。龙贵妃的贴身采女推开了洛暝晗的宫门,她小心翼翼的搀扶着龙贵妃进来,玉堇忙去迎。

“动作慢悠悠的看着就眼烦,见了我家贵妃娘娘还不行礼?你们家主子呢?”那采女此时便比以往还要昂扬,像是斗胜了的公鸡,一进门就开始呼呼喝喝,“怠慢了我家娘娘,你们谁担待的起?”

“奴婢给贵妃娘娘请安,贵妃娘娘吉祥,美人还在宫内卧床养病,怕病气冲撞了娘娘,便没出来。”玉堇赶紧跪下行大礼,今日的龙贵妃今非昔比,玉堇几遍是再笨也知道来者不善。

“无妨,本宫有身怀有嗣,自有上天庇佑,不怕渡了病气。”龙贵妃此时也更加的趾高气昂,昂首阔步的向前走去。

“娘娘,还是用些棉布蒙住口鼻的好,她这里晦气,娘娘现在玉体尊贵,犯不上为了这么个人损害了娘娘的健康。”龙贵妃的贴身采女说着。

“说的也是,是本宫没有思虑周全,倒是没有你细心。”龙贵妃说着便唤采女拿来棉布,几个人都全副武装好,才正式踏出洛神宫内,龙贵妃的心里自然止不住的得意,不管是眼睛里还是嘴角都带着不可一世的高傲。